[广播]新增骰子对战游戏骰子英雄
离开的人越来越多,留下的人越来越重要
长大以后我们绝口不提爱情
【1】
  
  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选择留在了家乡,辽宁大学。而陌安和小茜,一个去了西安,一个去了海南。
  
  我在地图上用红色油笔重重地花了三条直线,首尾相接。我不断地描重那些线,以致地图上的字开始模糊。三条直线,好大的一个钝角三角形。就像一把三面棱角的小刀,刻得周围的土地一片狼藉。那些地图上的红色笔印,鲜艳,像血。
  
  我丢了手中的红色油笔,捂着脸,闷声地哭。我们本来可以像从前一样。三个人一起读大学,一起考研究生。可是,怎么就这样分开了呢?
  
  分开,这是种因果关系吗?我很清晰地记着曾经的一切,却常常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已经忘记了。
  
  是不是有些事,发生了,就永远无法改变。是不是有些事,发生了,就永远不会被遗忘。
  
  记得与不记得,我们,越来越远了。
  
  我们,我,陌安,小茜。
  
  【2】
  
  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,从呀呀学语,蹒跚走步开始,到幼儿园,到小学,到初中……陌安比我大六个月,比小茜大四个月,自小,他就像哥哥一样地照顾着我们两个。
  
  别人都说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在我们三个里面,我始终不知道谁是那多余的一个。也许是我,也许是小茜,也许都不是。
  
  【3】
  
  六岁那年的夏天。
  
  院子里不知是谁家运来的沙子,小山一般高。陌安带着我和小茜偷偷摸摸地躲到沙子堆后面,玩沙子。
  
  我把一只小手攥成拳头,用另一只手向拳头上扬沙子,再轻轻拍成大大的小土包,然后慢慢把拳头拽出来,一个圆圆的小洞出现在小土包上,我兴高采烈的跳跃,“成咯!成咯!陌安哥,你看我的城堡!”陌安和小茜都凑过来,满脸歆羡。小茜更是好奇地伸出手来碰了碰小土包。结果,本来就不结实的小土包坍塌了。
  
  我嚎啕大哭。
  
  陌安慌了神,来哄我。小茜在那边委屈地也开始大哭。陌安又去小茜那里哄她。
  
  我在这边哭着哭着,抬眼看了看他们两个,抹了一把脸上的泪,就乐起来了。小茜和陌安莫名其妙地回望我,结果他们两个也乐了。
  
  原来我和小茜哭得脸上都是沙子,足足是两只小花猫。
下页 [1] 2 3 4 5
页面:小 全文
时间:11-11-16 22:23
返回上级
收藏 鲜花(1942) 蛋蛋(1946)
网友评论(0) 点击:34107
评论内容.限300字
下一篇:至少我还能给你1℃的爱情
上一篇:谁若97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
.情感
..美文共赏
情缘»社区»论坛»交友»导航
欢迎:注册|登陆
切换:炫彩界面
书签:M.Yiw520.Com [12:28]